口述视频 辛亥革命元勋黄兴的长孙黄伟民:一代


时间: 2019-09-08

  黄伟民,1937年12月出生,辛亥革命元勋黄兴长孙,曾任民革湖南省委专职副主委,第七、八、九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五、六、七、八届省政协常委。其父黄一欧曾任省政协副主席、全国政协委员。

  1948年3月,父亲加入中国革命委员会(简称民革),后被聘为湖南省政府顾问。那时,他时常陪同湖南省政府主席程潜到各地视察。一次父亲回到家,浑身黑乎乎的,我问他原因,他说是坐烧木炭的车回来的。后来我才知道,他当时是去保护程潜了。

  湖南和平解放前,有一次在程潜家里,程潜问我父亲,湖南接下来是战还是和?父亲说了“三个得”:走不得,打不得,只和得。因为父亲觉得,湖南已经饱受战乱,人民刚刚过上比较安静的生活,再发生战争,人民的日子不好过,这个时候要停止内战,复兴中华,让人民安居乐业。让父亲欣喜的是,湖南最后和平解放了。

  后来,父亲在“文革”中受到伤害,但他认为这是别人给他的“小怨”。他始终怀着一个信念,我们的国家和民族一定要复兴。“文革”结束后,百废待兴,父亲主动出来去争取和团结那些受到冲击、曾参加辛亥革命的人,让他们能够跟着时代,投身到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中。

  当时有很多参加过辛亥革命的老人,年事已高,我父亲就拿出自己的一些积蓄,去帮助这些老人。每逢中秋节,他都会把辛亥革命烈士的遗孀及后人召集起来,聚一聚、聊一聊。原来在长沙湘春西路那里有个烈士祠,父亲把它改建成了一个学校,一方面解决了一些辛亥革命后人子孙入学问题,另一方面也让一些知识分子在学校教学,解决了他们的工作问题。

  1977年11月,省政协四届一次会议召开,父亲当选为省政协副主席。此时,省政协开始恢复工作。在助推湖南经济社会发展上,父亲做了许多探索。比如,他建设煤球厂,不断提高技术水平,满足市民的生活需求,这在当时很有意义。他还联系海外华侨来湖南投资等,由于当时的原因,许多人没有来,但他从不气馁,总是尽己所能去做好一些事情。

  我始终谨记父亲的教诲——老实做人,踏实做事。特别是在担任全国政协委员、省政协常委期间,我感觉到政协委员既是一种荣誉,更是一种责任,要严格要求自己,发扬“笃实”“无我”的家训,脚踏实地地履职,努力为人民谋幸福,为国家谋发展。

  担任全国政协委员期间,我每年都会认真写好提案。有一年,我的一份提案与时任省政协主席刘正的提案同时获得全国政协优秀提案,并一起赴北京领奖。另外,我提交的关于加强农村基层政权建设和改善外商投资环境的两份提案,引起很大反响,对相关工作也起到了一定的促进作用。

  此外,我还推动了祖父黄兴故居的保护。上世纪80年代,我父亲病重时,反复跟我提到祖宅,当时祖宅已经破旧不堪,但父亲坚决不让我去找政府,怕给国家添麻烦。后来,我了解到,当时居住在祖宅的人,从几家人变成了21家人,但祖宅只有50多间房子,已经住不下了,他们准备拆掉、重建。我当时很着急。

  父亲去世后,我便提交相关提案,希望把黄兴故居修缮并保护下来,让人们能够记住历史,感悟历史。故居得到修缮保护后,我从自己和亲戚家收集了28件老家具布置故居,使其历史风貌得以恢复。有些祖父的遗物找回来后,我又捐给了国家,有的还评为国家一级文物。黄兴故居在1988年被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我也积极为祖国统一做些力所能及的工作。有一年,湖南省政协首次组织委员赴台湾进行交流,我在中间做了一些联系工作,促进了湘台之间的交流沟通。六彩开奖结果直播现场

  作为一位老政协委员,我真切感受到人民政协为助推经济社会发展所发挥的作用。省政协推动汨罗素质教育经验走向全国,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

  上世纪80年代初,为贯彻落实党的教育方针,教育部针对各地普遍存在的片面追求升学率的现象,颁布了《关于纠正片面追求升学率若干问题的规定》。1983年,汨罗市教育局开始了区域性大面积推广素质教育的探索。

  1996年1月,省政协组织汨罗教育视察团前往调研,我受邀参加。当时,省政协帮助汨罗总结出了 5 条基本经验。当年,在全国两会期间,受省政协委托,我就汨罗经验和素质教育等问题作大会发言。随后,时任省政协主席刘正就此事向中央领导同志报告,时任全国政协主席作出批示。

  当年5月,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来汨罗视察,先后两次就汨罗经验作出批示。他指出,汨罗的经验十分可贵,全国都应该学习汨罗经验,研究逐步推广方法。

  1997年3月,在全国政协八届五次会议上,刘正作大会发言,再次呼吁推广汨罗经验。4月,刘正又一次赴汨罗调查研究。随后,他就调研中了解到的中小学生作业负担太重、教材太深、考试制度不合理等问题提出建议,并向中央领导作出书面汇报。

  此后,一股考察学习汨罗素质教育的热潮在全国范围内形成。短短五六个月,全国有2万多人到汨罗参观学习。

  特别荣幸的是,我在担任民革湖南省委专职副主委时,见证了派的不断发展。

  派到底是怎样的党?对于这个问题,最初大家议论纷纷。1989年,中共中央印发的《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意见》,首次将各派明确为参政党,还将派参政的基本点明确为“一个参加三个参与”,即参加国家政权,参与国家大政方针和国家领导人选的协商,参与国家事务的管理,参与国家方针、政策、法律、法规的制定执行。

  得知这一消息后,我特别开心。不久,民革中央在湖南召开第一次参政议政工作会议,反响很好。如今,作为人民政协第一方阵,各派的参政议政能力不断得到提升,成果也越来越丰硕。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追求,一代人要把一代人的责任履行好。如今,人民政协的协商制度更加规范、协商内容更加务实、协商渠道更加丰富。我衷心祝愿人民政协事业越来越好,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